霜降

鸽王

【夜澜】头七


Ⅰ   原著向,私设众多,设定奇怪

Ⅱ  全员向(大概),夜澜only,会有巍巍出场,但真的只是兄·弟·情

Ⅲ  清水向,上次炖了3000字的肉,这次就写个清水,大概不会虐,就是欢脱的日常

Ⅳ   如果可以,那么↓

地星和海星的斗争,是以夜尊的死亡为结尾的,地星、海星从此分隔两世,虽然死伤无数,但长达以千年年为计算单位的纷乱换来的是从今以后长久的太平,而赵云澜,正在忙活着招聘新人和搬家。



在这个太平的年代,这已经是特调处众人最近接到最重要的任务了。



这又是赵云澜不知道通过哪个姐夫的援助弄来的新房子,虽然不依山靠水,或者自带游泳池,但总归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处去,比已经烂的不能再烂的旧住址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搬家的时间定在了立秋那天,是个天高气爽的日子。



“哎……不是不是……你那破笔记本怎么那么一堆,写上瘾了还是怎么地,不会发个微博什么的吗?年轻人要懂得与时俱进!”



“这林静啊林静,你这小玩意……挺多的啊,平时没少费心研究吧……啊……你,你还敢给我嗯,皮痒了欠抽骨是吧,三秒钟,就给你三秒钟,你麻溜的把你这烂七八糟的玩意儿给我处理了哈,放哪?随你!只要别让我再看见。”



“祝红呢!汪徵打个电话,这人怎么还没到,她这山一样的衣服,太占地方了……还堵着?嘚,就你,对,新来的那个姑娘,来给你祝红前辈收拾一下哈……对了,别忘了找她劳务费。”


“桑赞你那些练字的破纸还留着?你这是把它放成古董啊……你这死小子我让你……”



“哎,哎,这不是……高部长吗,您里面请,我这……啧,也没个坐的地方,要不,咱出去说吧,出去还凉快是吧……要去开会啊,那成,改天你去新地址,我肯定好好招待。”



明明立秋了,赵云澜感觉自己这辈子也没这么热过,忙还不说,这供电公司就这一天还提前把这电给断了,现在特调处就是一个加大版的蒸炉,烤干了赵云澜本来就少有的耐心,遇见个谁也要带着机会呲上两句泄泄火。


把高部长送上车之后,赵云澜借着接应祝红的口儿在外面凉快凉快,这一阵脚步声,听着又是让他一阵心烦。



“招聘找汪徵,杂七杂八的烂事去里面随便找个人解决,吃饭没空,没有对象不谈恋爱……沈巍?”



赵云澜念着背了不知几遍的台词回头,看见了站在一臂远处树荫下面的沈巍,大夏天的还是包着严严实实的,却是一点儿汗也没出,看着就给人一种凉快的感觉,像是树荫之外的阳光都被阻隔在了他的万年不变笑容之外。



“对……对对,今天是夜尊的头七是吧……”赵云澜锤着脑门,迈进了树荫里,看着沈巍道,“走吧,东西带了吗?”



沈巍帮他拉开车门,赵云澜挨着白菊花坐了下来。






这人待久了,彼此会染上一些对方的气息,可能是品
味方面,也可能是性格方面,而沈巍,在漫长的等待中,也入乡随俗,染上了点人间的烟火味,像个真正的人一般。



龙城墓园是一个记载着万千人回忆的地方,你可能在小的时候满脸疑惑看着爷爷奶奶躺了进去,再大些会慢慢明白这方墓碑代表着什么,然后你可能会亲自操办这个事情,最后枕着墓碑磕上眼睛,看着自己的曾孙像曾经的自己一样迷惑地伸手摸上墓碑的字。



或许,如果不是那场斗争,夜尊永远不会像个普通的人一样躺在里面了。


赵云澜这样想着,在一旁看着沈巍送上了花儿,淡淡的,是的几乎和照片里夜尊的肤色出如一辙的白。



这时候他什么都没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沈巍,因为不管是什么时候,沈巍总是一副永远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上去,好像什么也不在意,什么都没能入了他的眼。



现在也是一样,挺着腰背,一板一眼的鞠了三躬,接着便站着一旁不动了,赵云澜仰躺在不远处裁剪刚好的草坪,数着天上飞过去的飞机,拖长了的尾儿,在
空中留下了白烟一道。



刚才,那气氛着实诡异,赵云澜吐掉了嘴里含着的草,二郎腿翘得老高这样想着,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个感觉,只是……心里有点发毛。



赵大处长自诩有第六感这种不靠谱的东西,可偏偏这不靠谱的第六感多次救了他的命,所以,他这次还是凭感觉办事。



“沈巍……”赵云澜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站了起来,溜达下草坡,倚着夜尊的墓碑对沈巍说:“这地方……我带着怪不对劲,咱还是开溜吧。”



中午的阳光是十足的夏天的样子,把墓碑和赵云澜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可赵云澜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靠着墓碑的手有点发抖。



太阳推移,墓碑的影子攀上了他的影子,把他的影子笼罩,接着一点不剩。




“别……你弟在这待着好好的,这那么多人陪着了,大不了,下周?最迟下下周,我们再来一次。”看出了沈巍心中的纠结,他又补充了一句。




最终沈巍还是点了点头,被赵云澜推着出了墓园,夜尊的墓碑被落在后面,照片上的眼睛直勾勾的。




回到公寓和对门的沈巍挥手道别,进了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扒了衣服坐在浴室的小板凳上,拉开水龙头往大庆刚买的浴缸里放着水。




浴室的暖灯光照的他后背发烫,橘色的灯光把影子拉长,在水雾的半遮半掩下变换着形态。




“大庆真会享受……长一身膘也怨不了别人……”他一脚踩进水里,底部的按摩咕噜噜地转着,发出了点动静。



水温略微烫皮肤,却是祛湿最好的温度,赵云澜半推半就地躺下,伸手撩着泛起泡沫水,一点一点地洗着去墓园刺骨的寒冷,紧接着他便恶心了一下自己这少女心的动作,顺带着黑了一波还在为搬家忙活的大庆。



浴缸大小刚好,水有点多,微微一动便有水往外咕,赵云澜忙活一天(自认为),这时累的说不出话,头一抬,枕在了按摩枕上,眼皮子被灯光烤的不舒服,又抬手遮了遮眼。



浴室里的水汽越发浓,在门的毛玻璃上留下了一层水雾。



赵云澜觉得,自己都快要睡过去了。




迷糊间,他感觉水温忽的一下降了再来,随之下降的,他自己的体温。



真他娘的冷,他嘟囔了一句,将手臂又伸回水底保暖。



然后他感受到花洒撒在身上的温度,水流恰到好处地从上浇下,又没有流进眼里。



养儿防老啊,这大庆还得给加工资,赵云澜想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享受着来自大庆百年难见的贴心伺候。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这暖光灯怎么不刺眼了?而且鼻子上这神奇的触感是什么。



“啊……阿嚏!”



赵云澜打了个喷嚏,被小小的浴室无限放大,而且很
给力的叠加了一层层回音的特效,



“嗖!”



“咣!”



“哐当”



“嗯……哼……”



这么多声音,这下子他是不想醒也得醒了 ,他醒了的第一件是就是一鞭子抽死这不省心的死肥猫。



……不对,大庆今天说不回来了,那谁开的花洒,谁发出的动静。



他惊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看见了一个妄想缩回水底的
发顶,还有腿间软绵绵不知名的触觉的。



“喂……”赵云澜泡了一个小时,骨头都泡酥了,他撑着浴缸撑起身子看着那个银色的发旋,长发在水面披散开来,长到直接缠上了他起身漏出的大腿。



听到他的声音,头发的主人还往水里缩了缩,试图把自己缩回去。



结果是水再次漫了出来,哗哗的顺着漩涡流进了下水道,听到动静他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接着在赵云澜不可置信的眼神里僵直了身子,一动也不动了。



这发色……他只认识一个人……



赵云澜咽了口口水,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不那么抖



“夜尊……是吧?”



“哗……”赵云澜看着那个脑袋在他的注视下浮出水面。




夜尊抬起脑袋,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