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热爱冷cp,不定期自给自足产粮

占tag抱歉
我看错了上学的点……emmmmmm就很悲剧了,手里的福利没码完(可能得延后两周发),而且……头七我的预算是15章完结……也貌似不太好办……

重点是我还想开个新坑……大面小澜年上系列……


最近上学作业贼多,理科生伤不起,告知停更_(:_」∠)_

感谢厚爱

【夜澜】头七⑦

Ⅰ 久违的更新,大家久等!!
Ⅱ emmm……说好给的福利会过几天给……我……我错了。
Ⅲ 果然还是忍不住写点剧情,温情向果然有点不适合我。
Ⅳ 喜欢多一点,多一点的评论,要不然总以为自己是在单机。


生活不过是柴米油盐,你买菜我办案,我在工作你在旁边听着 。

“关于特调处的整改工作,我相信汪徵他们一定会处理的相当不错,”赵云澜还是坐在那个大沙发上,叼着糖棒抖着腿,想到什么似得,回头反问一句:“对吧,汪徵。”

“老赵你就是想偷懒是吧,有案子你比谁都积极,这整改工作可是上头点了名要你着手操办”,祝红抢在汪徵前头说:“又相当撒手掌柜?”

汪徵按着桑赞,在边上瞅天瞅地瞅自己的脚尖,表示什么也没听见。

赵云澜自觉心虚,但他是谁,能把心虚表现出来吗?于是他只能拉过一旁的夜尊挡刀:“我也是没办法啊,这夜尊在我这带了有俩个月了吧,是谁照顾他的起居生活,是谁按着拼音一个字一个字教他认,是谁每天给他讲人文故事,啊,大家评评理,”赵云澜作西子捧心状,一脸痛心疾首:“是我对吧,我平常哪是偷懒……”

“分明是组织已经安排了非我不可的艰巨任务。”

最后,赵云澜还装模作样的谈了口气,拉过一旁的夜尊问:“是不是啊。”

“是。”夜尊眼里盈满了笑意,任由赵云澜在一旁打滚撒泼。

“这赵局把夜尊带成什么样子了,两个月前他可还不是这样的。”林静默不作声观察大戏,却忍不住开口,反倒是祝红,坐在桌子上,冷眼旁观。

她始终觉得,这个夜尊很不对劲,不管是之前的懵懂,还是现在心智成熟之后的绅士优雅,都给她一种莫名地危险感,尤其是现在。

赵云澜仰躺在沙发上,把腿放在夜尊的腿上,一点一点地搭着,夜尊就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也就只有目光如初,能看出点两个月前的样子。

“怎么,不说话是同意了吧?”赵云澜使劲从沙发上下来,拉着夜尊往外走,“那这样的话我先走了。”

“哎,赵云澜,你回来。”祝红把高跟鞋跺得直响。

“走喽。”赵云澜把大门推开,沐着阳光领导般一挥手:“我们去吃饭,有事电话联系。”

祝红眼里的夜尊,似是乖乖地低垂着眉眼,目光确实变态般死死地盯着他,带着钩子般的危险。

她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

自助餐这种东西赵云澜之前带夜尊来过一次,那时夜尊的心智还是孩子般,拉着他取了大堆东西,什么鱼啊,虾啊,他没见过的,他见过没吃过的,都被用舌头品尝好奇。

当然,东西进了嘴里,一般都是落个好吃的评论。

那时他们边上有对小情侣,互相投喂着东西,你一口我一口,看着着实让人眼红。

夜尊当时就是一愣,问赵云澜:“他们是互相喜欢吗?”

赵云澜吃着东西也是一愣,不明白为什么夜尊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记忆中夜尊总是对人类的感情不甚了解,甚至对于人鱼公主的付出和贝儿公主自愿留下的行为通通报以质疑地态度,鬼族,利己主义,潜意识里恶心这种虚无缥缈的感情,漫长且一成不变的岁月,根本不需要感情这种东西用作充实。

所以,人类的友情,爱情,赵云澜通通无法与夜尊讲个清楚,一番争吵后,是夜尊先服地输,跪在地上,头靠在赵云澜的膝间,再次表达了来自鬼族的忠诚:“我说过了,你是人,那我就是人,我会理解你理解的,了解你知道的。”

赵云澜直视着他温顺的发顶,心里微微动容,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然后,这个话题一直被回避,直到今天。

现在夜尊提起来,赵云澜也着实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谈论起这个,只能干巴巴地憋出一个字:“嗯……”

“那……”他有点畏畏缩缩,“我可能不是那么喜欢你了。”

赵云澜看着他揽着食物入怀,笑出了猪声:“哎哎哎,你是看见他们分东西,以为爱情只是互相分享食物吗。”

“那我真的喜欢你,也不能给你吃的……”夜尊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他很是喜欢赵云澜,可鬼族的天性不能容忍他与别人分享猎物,两种感情交集,几乎是片刻间便冲上了天灵盖,熏的他眼睛发烫。

赵云澜看他眼睛红的跟只羊羔似得,也憋住笑不再调侃他:“你什么时候主动给我东西吃,那我才是真的惊悚吧。”

“想什么呢……”

赵云澜抬头,对面的夜尊正切着牛排,小口吃着。

“没,就想起你原来那个样子,多可爱”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绅士,情不自禁感慨:“这变化真的是大啊。”

“是因为你可以调戏那个时候的我吗?”夜尊毫不留情反驳:“穿裙子的茬没跟你算呢。”

这夜尊重生,口才是不减当年啊,赵云澜心知理亏,想着一身红装的夜尊,脸有点发烫,埋下头挑着菜里的香菜。

“赵云澜。”

“啊?”他抬起头。

“这几天,先别出去吧,”夜尊看着窗外渐变的晚霞,被最后的夕阳晒开了眼红色的鳞斑,突然开口。

“怎么了?”谈到工作,赵云澜总是能很快进入状态,他知道夜尊体质特殊,能感受到一些来自地星的不寻常征兆。

“没事,隐隐约约有那么个感觉,”夜尊眯眯眼:“具体是什么感觉不出来……反正……反正始终很不好地预感。”

“怕什么。”赵云澜勾起嘴角,“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可……”夜尊心里的不安不断放大,开口却被立马打断。

“来人!有人晕倒了!”一个食客倒在了地上,嘴角不断往下渗着血,餐盘上被溅上一朵血色的花儿,一旁的食客吓到尖叫,连带着旁边的小姑娘也不知所措地跟着母亲大叫起来,哭声,鸣笛声,服务员吆喝着疏散的声音,掺杂在一起,乱到不行。

夜尊第一反应是回头看,赵云澜怀里的东西滴滴地响着。

“你也感受到了吧,”赵云澜拿着黑能量检测枪,食客的尸体出源源不断地散发着黑能量。

“是……”他反射性地把赵云澜护在身后,赵云澜却推开他的胳膊,反手抽出怀里尘封很久的黑能量枪。

“疏散!”他大呵一声,窗帘开了一枪。

“崩!”众人下顿抱头

“赵云澜!特调处办案。”他反手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展示给别人看。






【夜澜/微巍澜】女装青涩面x真·嫂嫂澜


Ⅰ 米娜桑中秋节快乐!!大概一周前这个号百粉了,想了想把福利放在中秋和国庆两个节日发√
Ⅱ  感谢大家支持哈哈哈哈这个号是不会弃的,至于下半段车应该是国庆发,集体什么时候得看大家的积极性了哈哈哈哈
Ⅲ  老规矩两发完,私设为巍澜同居后,算是一句话巍澜,所以不打tag了



家长会这种东西向来是学生们不变的噩梦,对赵云澜来说,这个道理即使到了现在也依旧成立。




“那个……大家好,”赵云澜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花里胡哨凑在一起的头顶,顿时有种语塞的感觉,他的目光飘过手边被抛弃掉的琴谱,教室旁摆放的画板,最后落在了后面的沈晚尊身上。




他定定的注视着他,腰板挺直的像个小学生。




赵云澜觉得有那么一点好笑,心里对家长会的恐惧消散了不少,轻咳了声,便看见那些个脑袋齐刷刷的扬了起来,露出了他们尚且稚嫩的脸庞。




“我是家长代表,沈晚尊的……哥哥。”




沈晚尊看着赵云澜在讲台侃侃而谈,吹的自己那叫一个用功努力。




“这次舞蹈比赛,晚尊真的练了很久,那舞鞋都磨秃噜皮了,”赵云澜一来劲就忍不住了,嘘嘘叨叨地像是沈晚尊亲哥一般:“我们都劝他,可这小孩就是一股子执拗劲儿,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犟得跟头牛似的……”




他喜欢听赵云澜提起他,语气里总是一副担心的样子,沈晚尊支着脑袋,看着外面的阳光透着纱窗散下来,像是给讲台上的人打了个光。




那么耀眼,自己那么喜欢。




可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嫂嫂呢。




“以后跟你哥说声,我可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赵云澜一到了家就跟没骨头一样软在了沙发上,嘴里嘟囔着,活脱脱霜打的茄子:“这家长会还带演讲的啊,你得了奖不该你上去讲两句吗,我讲算个什么劲。”




“嫂嫂是嫌弃我吗?”沈晚尊挨着沙发坐下来,语气里带了点委屈:“我就知道,嫂嫂你跟我哥在一起,一定会嫌弃我吧。”




“怎么会呢?”赵云澜一听,马上不好了,连带着转移话题:“晚尊,你先把裙子脱了洗个澡,你那舞蹈我还没看呢,一会跳给我看看呗。”




“好。”沈晚尊笑着眯缝起眼睛,蹬着拖鞋哼着进了浴室,从背影来看,真的是个好看的姑娘。




唉……赵云澜仰进了沙发靠背,脑仁有点痛。沈晚尊是个男的没错,可因为小时候遭遇了那么件事,把他拗成了这个样子。艺术学校这方面一向管的松,毕竟搞艺术创作的那个人没点怪癖呢,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所以沈巍也没阻止,而他就更说不上什么阻止的话了。




更何况,当年亲手救出来的人是自己,这么个孩子,他多多少少是了解的,或许是经历了那样的事,他总是一副大人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满是天真,抓住了一丝亮光就不肯撒手,可怜到有点委屈。




赵云澜这么想着,那边沈晚尊刚刚换好衣服,踩着音乐的步点进来了。




音乐什么的赵云澜听的不多,但能隐隐约约感到这应该是首古风歌曲,穿着红裙子的晚尊像个真正的妃子,随着音乐摆动腰肢,踢着裙摆做出惊艳的动作。




性别的定义在这曲舞中变得异常模糊。




他似乎是打扮了一番,染成奶奶灰的长发被束在后面,随着转圈留头的动作在空中飞扬,红色地飘带像展翅的蝴蝶,扑棱着银粉勾引着着自己爱慕的人。




甚至连眼神,都不曾移开片刻,直盯盯的注视着赵云澜。




舞毕,腰上的玉佩划过一个半圆,啪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沈晚尊顺势蹲下,红色的裙摆花一般地收拢。




地上的人抬起头来,展面一笑:“嫂嫂,我好看吗。”




赵云澜点点头,刚想说点什么,便看见沈晚尊脸上的笑意不断放大。




紧接着,他不省人事。











【花邪/微瓶邪】

Ⅰ  私设众多,不喜右上角
Ⅱ  严禁各种形式的ky
Ⅲ  配合bgm《有一个地方》食用更佳




『我能看见你的双眼,眺望着天边。』
吴邪总是久久地注视着远方的雪山和山下的万里人流。



雪山无声地匍匐在脚下,黄昏的光给雪尖镶了个镀金的环,吴邪看着头上的飞机飞过,淡淡地白像是剪开了一管子颜料,沿着机尾儿挤了半管子,手指拖出了点弥散的感觉。



吴邪放下遮在眼上的手,把叼着的摘下,碾在雪地里。




“你说……小哥会出来吗?”




『无人街角,无声拥抱,静静地爱在燃烧』
好像多次多次地失败对吴邪并没有影响,起码看上去是这样的,我看着他把想跟上来的胖子赶回酒店,一个人走在街上。




我没出声,就是一个人跟着。




街角的火星子燃了挺久,他思考的时候喜欢抽烟,有时候他需要烟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可他的身体素质近几年已经下降到可以成为是糟糕的地步了,所以大部分的时间,他最多也就只是叼着,然而今天点着了,理由我自己也很清楚,吴邪等不到人……即使自己不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落寞吧。





“小邪……还抽呢……”我走过去,深夜的巷子静的出奇,声音经过青砖的加工变得有点失真。




嘴边安慰的话我还是咽了下去。




他对我的出现没有吃惊,蹲在地上没动,过了会,我才听见他似乎是叹了口气,把烟摁灭了:“怎么来了,胖子呢?”




能说话,说明情况还不算糟糕,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没那么沉重,蹲下了身子,平视着他:“那个死胖子啊……非要吵着嚷着要做大保健,这不,在酒店里耍起酒疯了,一个我再加上两个保安,愣是没摁住他。”




“哦?”吴邪抬头:“那成,一会回去,我亲自给他做个大保健。”




这样的吴邪才是我熟悉的吴邪,很多时候,我很不想让他变成现在的这副模样,他该在我们的后面笑的没心没肺,戳着我的软肋调侃道要娶我,甚至是和那胖子一起狼浑,我都可以接受,而不是只敢偷偷地出来,抽上一根一年前遗留的半支烟——连放纵的机会都变得极为珍惜。




唯独,唯独这样的吴邪,让我心疼,我很想说点什么,可嘴里和打了结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怎么?你也想要吗……”吴邪看出来我面色不好,主动开口调侃我,我刚要说点什么,就感到背上一沉。




“小花子,起驾。”




明明是来安慰他的,最后反而被他安慰了,我感觉自己有点没种,摇头笑了笑,手上一使劲,把他背稳了。




“能别叫我小花子吗,感觉再叫叫花子哎。”




『Woo I can hear your voice hear your voice
Woo I can hear you in my mind』
南方的夏天到了晚上就会凶残地原形毕露,湿气从脚底顺着脊柱往上钻,浑身和过了电一般。




这个点儿,连广场舞的大妈都不会光顾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路上很冷静,一个人也没有。




背上吴邪睡熟了,脑袋壳在我背上一点一点的,最终是没忍住一样,秃驴脑袋狠狠地砸在我的背上。




我疼的是一个踉跄,却不敢发出点声儿来,吴邪多久没睡,我们这边的人都知道,但是知道怎么又怎么办,他的固执不是缺根筋的事儿,估计是只有换个脑子才能根治,平时,胖子叨叨,我也跟着在他旁边转悠,硬是没把吴邪搞到床上去。




还能怎么办……我把吴邪往上掂了掂,或是不舒服了,他哼唧了一声,我立马不动了。




“……”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凑耳过去听。




“小哥……”




……




“小哥?”像是没得到回复,吴邪声音拔高,在在寂静的道儿上几乎变得刺耳。




“我在……”




“小哥!”




“我在。”




『我想起最初你模样 想起斑驳的时光
你在我身旁 终于不再流浪
我想起熟悉的街道
想起逝去的美好
有一个地方
只有你和我知道』
到了吴邪的铺子,远方的云开始泛白,伙计王盟的脑袋低到几乎要趴在桌子上了。




我咳了声,惊醒了他,看见我,他也不意外,比划着手势让我送他老板上去,自己是拉着个包,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踩着地板是哗哗作响。




我没见过这么抠的员工,但一想是谁教的,我自己心里多多少少又有了点数。





吴邪的屋子泛着股土气,床已经失去了它原本的用处上面堆了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书,屋里的光线很暗,顺着点光,我扒拉开那些书,把吴邪放在床上。




他睡觉喜欢拉着窗帘,不是,应该是他什么时候喜欢拉着窗帘,我曾经问过他,他的理由是,黑暗给他点安全感。




我听着着中二但莫名心酸的话,定睛看了会,还是锤了他一拳:“那我呢……我万一和那小哥打起来了,怎么办。”




这问题问的我自己都有点想抽自己两巴掌,颇有点:我和你妈同时掉水就谁的精髓,可这话随口秃噜出去了,我也只能巴巴的等着,等着吴邪给个回复。




吴邪看了看我,低头装模作样的思考。




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或许我们从小玩到到交情,还赶不上张小哥那句:等我回来,说是委屈我不反驳,说我嫉妒我也是认了,有时候自己总是咸的蛋疼自个酸自己,把白菜互的好好的没留神找一野猪给连窝端了。




“帮你啊!”最后吴邪拍板,我不由得有些欣喜:“怎么说?”




“咱俩联手,不行再叫个胖子,再把潘子一并叫上,最好把他打个半残,让他别老想着守那个什么青铜门。”




我这下子笑都笑不出来了,手凑到他脸跟前,看着那嘚瑟的表情,愣是下不去手了。




吴邪……吴邪,我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床边看他,透着那么点光,我很清楚的看到他睡的并不好,眉间蹙起,眼下有很深的黑眼圈。




从吴邪开始流浪,到流浪归宿,我一直看在眼里,人……反正,人现在还在,我还能看见他,甚至可以在重要关头护着他,不也是好的吗。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再伸手吧吴邪蹭掉的文被子拉上去。






晚安吧……我看着他,终是没忍住,凑上前,用干裂的嘴唇蹭了蹭他的。




一声电话打破寂静。




“老板,出事了。”




我下意识堵了听筒,回头才发现吴邪已经醒了,穿衣服踩着鞋。




“看什么呢,走了。”




这,才是我们的生活啊,我苦笑,迈开步子走在前面:




“胖子,起来,出事了。”















【夜澜】头七⑥


Ⅰ大纲和手稿全在学校,剧情什么的完全记不得了,只能写写别的

Ⅱ这次只有1700左右……短小的我……因为今天沙海完结嘛,所以可能会用这个号发个花邪的文(此号专门用来写些冷cp),大家见谅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赵云澜反射性的捏住了物件的根部,没控制住力道地一使劲,然后就是夜尊的一声呜咽,手里的东西慢慢软了下来。






赵云澜抬头,对上了夜尊带着埋怨的眼神。






“不好意思啊……”赵云澜有点歉意的开口,“我是有点条件反射了……”






夜尊没有回头,冷哼一声用毛毯把自己卷成一个球,就露出一个毛球般的刺挠脑袋,眼儿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







赵云澜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却怕开口又惹怒他,就没再说话,紧挨着他坐了下来。






沙发陷下去的感觉,让夜尊抖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把自己身上的毛毯散开,手腕一使劲,毛毯连着赵云澜的整个人,都被他搂在怀里。






“赵云澜……什么是大人……”他被捂在毛毯里,一会儿,夜尊声音从上面传来。






“大人……”赵云澜勉强露出个脑袋,正好看见眼前电视剧里女主角在接吻时眼神迷离,嘴里嘟囔着“大人”。






赵云澜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夜尊,有点尴尬的拽过来遥控机,摁着按钮换了个台:“这里的大人……算是这个女人对那个男人……的称呼。”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称呼你?”夜尊的眸子里闪着电视机的画面,开口对赵云澜这么说。






赵云澜一愣,好像……他身为昆仑时,就被那时的夜尊成为大人,而万年后的夜尊,依旧沿袭了曾经记忆中的那个叫法。






该说什么呢。赵云澜把毯子往上裹了裹,轻笑了一声。






“行吧……行吧。”






得到满意答复的夜尊把头嗑在赵云澜的肩膀上,曲着身子侧揽着他,带着点不容挣扎的力度。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赵云澜的脖子强行靠在了沙发上,他仰头看着窗外,雨还在下。






电视声音很低,男女主角的台词都被雨点打湿,呜呜呀呀的听不真切,黑暗里电视机的光映着夜尊,有种说不出艳丽,像是聊斋里会吸人妖气的妖怪,嬉笑间刺破你的胸膛。






赵云澜这才想到……这夜尊也是极其不好惹的人,傲气、记仇、妒忌心强烈,几乎是一切负面情绪的结合体,生来就是为了搅乱世界和平。






现在呢,赵云澜冒出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勉强算是两天的相处,让他有些迷茫,甚至于是生出了点奇怪的情绪:他在心疼他。






怎么会这样呢……是什么会让夜尊性情大变,变成了之前的那个模样,性子这么固执的夜尊,不甘落寞的夜尊,连看个电视都要紧紧的环住他,在一见面时,更是带着委屈的调子,追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问他会不会抛弃他。






是什么能让他什么让他宁愿被困石柱千年呢,赵云澜想不明白,可是夜尊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沈巍更不会说,所以这个大概真的会变成个秘密吧。






更何况……按林静的推断,夜尊也不会太长久的维持这个形态……能量消散后,这人,也怕是要回他该去的地方了。






“大人,你们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夜尊摆弄着遥控器,阴差阳错的换到了赵云澜之前看的沙海。







视线里吴邪拉着黎簇,贴在他耳边低声道:“别怕,”伸手拉起了小年轻的手。






夜尊不懂,两个雄性在一起,除非是为了斗争,不会离这么近的,他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异常简单,这个莫名的场景让他莫名有点眼熟。






赵云澜印象里的他和沈巍,应该也会是这么副相互扶持的样子吧,但电视剧中的二人,明明没有关系啊,夜尊这么想着,似乎窗外的水溅进了脑袋里,晃晃悠悠的水声扰乱了他的思绪 。






该怎么说呢,看着明显暧昧氛围的男主们,赵云澜陷入了少见的沉默,良久,他开口:“也不是……或许,这就是兄弟情。”






“可他们没有关系……”夜尊问出了憋在心里的疑惑。






“夜尊,你知道吗,当你心里有了个想要守护的人……大概也会是这样的吧……”






赵云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似是陷入了深思而夜尊又听不懂答案,两人一直没有说话。






“赵云澜?”






“嗯?”






“你有……那个你想守护的人吗……”






“啊……谁知道有没有呢……”赵云澜伸了个懒腰,把被子往上卷了卷:“或许是有吧,毕竟有的人需要我。”






夜尊没说话,知道身边的人传来了均匀的呼吸。自己在赵云澜心里是个什么位置呢,这个问题他固执的攥在胸口,但话到了嘴边又闷了回去。






夜尊看着亮着的电视机,想关掉,可这等高级操作赵云澜没有跟他说,所以他只能使了点能力,电视机屏一黑,烟儿随着声闷响攀上了上方的吊灯,最后消散在了窗边玻璃上的水雾里。






这种事……谁知道呢,明明赵云澜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占tag道歉

想知道有没有夜澜的群……当然,喜欢夜澜的同好也可以加我qwq,QQ什么的我挂在这吧,2411299751,要记得备注呀小可爱们。

【一句话夜澜/微巍澜】


☆私设一个天神面x人类澜,二者身份互换系列




神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的脚步,甚至在他驻足等待时,依旧愿意为他停留。








【一段话夜澜/微巍澜】自投罗网




夜尊不知道在窗前站了多久。






风刮过窗帘,摆动的角儿划开了一水晚霞。






动手的一瞬间,心里竟然是舍不得的,夜尊的阴影被浓墨重彩的勾勒在地上,下一秒,他运着黑能量,向赵云澜打去。






“沈巍?”趴在床上的赵云澜被阴影笼罩,咂么着嘴睁开了眼,看着卸了面具的鬼面下意识喊到,似是确认般迷迷瞪瞪地看着他,对了半天的焦。






“沈巍。”用浆糊般的脑子确认了结果,是笃定的语气,夜尊还未开口,下一秒连衣服带人整个鬼被凶残地卷进了被子里,赵云澜拽着他不撒手,相当熟练的枕上了他的胳膊,调到了最舒服的位置。






他手上的黑能量,不知在什么时候,又一次收了回去。






赵云澜贴的极近,呼出的热气打在了他冰凉的脖子上,温热的身躯贴着他,似是没感到爱人的怀抱,哼唧哼唧的往前拱了拱。






几乎是下意识的,夜尊跟个被非礼的古代女子般大幅度往后仰了一气,半个身子悬空着,一动不动的活脱脱地像个僵尸,直挺挺的躺着,看着怀里的赵云澜,不敢动了。






大名鼎鼎的赵处长,在自己哥哥前,竟是这样地不设防。看着赵云澜从被子里伸出手,把自己往怀里带了带时,夜尊不知道是那跟筋打错了,生出了这个酸溜溜的想法,这个认识让他心里腾升了一股子连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脑子似乎是被人类的温度暖化了,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思考的结果,是他几乎跟个小孩子般赌气地抱上了赵云澜的腰。






看啊,只要自己轻轻动一动手指,一切事情就都可以解决了,那时候,沈巍的表情,恐怕会是万分精彩。话是这么说,可搭在赵云澜脖子上的手指头也跟着脑子倒了戈,颤悠悠的不听使唤,黑能量也跟熄了火一般,勉勉强强发出的一丝,也只能让赵云澜略微冷了一下。






“别闹……明天早起呢……”或许是感到不舒服了,赵云澜下意识的掉了他的手,可能连带着拍掉的,还有好不容易凝起的确定。






算了……还有明天……不是吗?夜尊这样想着,身体却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任由赵云澜蹭上他的胸膛,把他身上蹭上了点人的味道。











“喀嚓。”






夜尊醒来,任由黑能量枪抵在他的额头上。






“赵云澜,特调处办案。”

【一段话夜澜】快乐




一段时间,他一直混淆了“兴奋”和“快乐”的定义。肾上腺激素分泌带来的精神上的刺激和世人口中的“快乐”在他看来并无区别。





有那么一天,鬼面在某种不知名情绪的操控下,悄悄爬上了床,伸长了胳膊囫囵的抱实了赵云澜,他把头枕在赵云澜的颈窝处,柔软的头发骚动着赵云澜的大腿内侧。肌肤相切的瞬间,奔涌的情感几乎要冲破天灵盖,随着血管在四肢窜游,但最后还是随着血液泵至心脏,在哪儿慢慢涨大,把心窝子撑得满满当当。




鬼面攥紧了胸口,像是知道了那个名为“快乐”的东西。

【夜澜】头七⑤

Ⅰ  之前断更,是因为进行了大规模的修改,最后我也只能把两章合并,导致这章异常粗长3500+

Ⅱ  说话是清水,还是忍不住写点肉渣

Ⅲ  大家快夸我!!


赵云澜编头发的手艺来自于紧挨着夜尊墓碑的,他的母亲,印象里母亲在父亲快回来时,总是把头发编起来,反手挽上个花儿,抱着尚且年幼的他坐在一桌好饭前。






是在等爸爸么,他总是这么问到,如水的母亲总是揽着他,脸上挂着他看不懂的笑,说着,再等等,就快来了。





等到饭菜香味散尽,窗外圆月升起。





快来了,就快了来了,印象里母亲总是这么说,最后等来等去,等的人命散去,才堪堪算是见了一面。





夜尊敏感的感觉到身后的人有点不对劲,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回了头,看着赵云澜编到一半的辫子。





有想起来了,这人老了,或许就是容易想起往事,赵云澜笑着,接上了手头的动作。





儿时学来的技艺总是会记得很久,就像是雏鸟情节般,触景伤情也是免不了的,可赵云澜所以不同,只是掩盖住了这些,总有人需要保护,总有人会站出来。





人嘛,不是无畏强大的。





手下的触感更像是丝绸,顺滑却根根分明,赵云澜把头发分成三股,手指穿插在头发里,整个画面是有股赏心悦目的味道。






他编得很散,最后的尾儿用红绳绑着,系了个大的蝴蝶结,这时候夜尊正好偏着头看着他,鬓边银发滑落,即使扎着个大红色的蝴蝶结也不感觉土气,反而有种上世纪贵族的既视感,举手投足都是优雅到极致的礼仪。





夜尊看着那个蝴蝶结,晃了晃脑袋,那抹红也跟着在脑后晃,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他本身不会在意审美这种东西,只是看着赵云澜貌似很是喜欢,他伸手抓住编尾儿,看着赵云澜笑得有点傻气:“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赵云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喜欢就好,走,回去了。”





中国人喜欢扎堆,不管是各种节日还是红白丧事,聚在一起吃一顿总是没错的,吃什么怎么吃是不重要的,联络感情才是重点。






夜晚,赵云澜没有带着夜尊下馆子,而是回了家,简单的弄了点小炒,开了瓶啤酒。





夜尊对于吃饭要用筷子这件事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用筷子对于他来说并不难,只是很多此一举,愣是没有听赵云澜的话,伸手扒住了碗,是死活不肯撒手了。





赵云澜看着夜尊耳边卷起的头发上粘着饭粒,气大一出来,快要忍不住对这种熊孩子出手。





“夜尊,我们人,是要用筷子吃饭的……”很久,赵云澜才憋出这么句干巴巴的话。





“我为什么要当人?”夜尊不解,人需要穿衣服,吃饭需要筷子,他们不同,他们穿衣服不是因为那廉价的羞耻心,而是为了更好的隐匿,在关键时候给猎物致命一击,然后独自吧猎物拖到个角落,吸着骨髓饮着血,享受着胜利的快感,这么想着,他加了一句:“当人有什好处吗?”





夜尊天真的话貌似只是在比较自己和人的不同,在他看来,赵云澜是个很聪明的,很博学的人,传承告诉他人是类渺小却睿智的种族,蝼蚁般转瞬即逝的生命,可总有人甘愿为人,赵云澜这话有点接不上来,他停了筷子,抬头看向夜尊。






“你是人?”夜尊又说了一句,眼神微亮,身子往前倾,看着赵云澜的眼睛,像是在确定什么。






没等赵云澜回复,他垂了垂眸子,似是思索:“那我也要当人。”





赵云澜全程不知道说什么,夜尊的想法跨度很大,而且上句不接下句,很难理解他想表达什么,所以赵云澜只能无视,把他当做小孩的自言自语。






“行吧,你想当人我就教你,今天我教你使筷子。”赵云澜把着夜尊的手,对上了夜尊抬起来的眼。






晚饭之后,外面下来了雨,吹着百褶窗帘呼呼作响,树被吹的散落了一地的叶子,飘在地上,随水流卷入下水道口。






雨更大了。






赵云澜收拾完东西,才想起来今天晚上有台风预警,乱了步子跑到客厅。






雨稍进来了,在地板上积了一滩水渍,风张狂的嗷嗷吼叫,夜尊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盯着窗子看,没有一动一下步子,愣是坐在那儿,让雨给他淋个通透,风吹个透心凉。






赵云澜也不知道他每天在研究什么,家里的一切他都很好奇,上到电视空调洗衣机,下到遥控小飞机。






无奈之后,赵云澜只能认命的把人提溜起来,推着人进了浴室。






这个地方,算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赵云澜把灯开开,猛的一下,被晃得有点刺目。






夜尊什么常识都不知道,这洗澡的重任便落到了他的肩头。





赵云澜伸手,夜尊乖乖的抬起胳膊,他算是废了个老劲才把黏在身上的衣服扯下来,这个过程免不了有些肢体接触,赵云澜一面摒弃自己,一面又忍不住摸两把过过瘾。





打开喷头,放水,把人放进去,再打开喷头,整个动作一气合成,赵云澜不禁摸了摸没空刮的胡子,暗想自己有那个幼教的天赋。






浴室里很暖,也异常静,哗啦啦的水声此时显得格外淫糜,赵云澜把洗发水揉进夜尊银白的长发里,夜尊嘴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被撸爽后的惬意。






水流刚好,赵云澜怕夜尊无聊,开口结束这个只适合调情的氛围:“林静检查完时,说你的能量体活动异常,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不知道,”夜尊掬了一捧水,水流顺着指缝留下:“当时,我本沉睡,只是……一下子没有忍住……”






赵云澜笑了,失去记忆的夜尊是很简单的,为什么醒来,为什么跟过来,只是因为感受到了故人的气味吧,这两兄弟间,到底是有心灵感应的。







他这样想着,不禁把话说出了口,结果引来了夜尊激烈的反应:“兄弟情?我和那个所谓的哥哥根本没有这个情感,鬼王的诞生,是用其他亡灵的血铺路的,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我的想法只有一个,”






“就是把手贯穿他的胸膛,看着他被我亲手杀死,”夜尊到后来甚至在水池子里站了起来,笑声甚至把面容都扭曲了起来,“这样的想法,他也有。”赵云澜看着,默不作声,这样的夜尊,终于有了以前的样子。






赵云澜不怀疑他,甚至可以理解并尊重他们的价值观,互相残杀这个词,大概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






正因为是同类,才更应该互相厮杀,为了领地,水源,猎物,最后的胜出者,也也终会被拧掉头颅,被杀死被风干,被最终埋在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所以,沈巍始终不提,遇见昆仑之前,他的经历、他的生活。






“赵云澜?”夜尊歪了歪脑袋,自刚才开始,赵云澜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迟钝如他也隐隐感受到了眼前的人有点不对劲,可他又不懂人情 不明白为什么赵云澜会这样,会露出几乎接近于难过的表情。






直觉告诉他,赵云澜是在想他那个所谓的哥哥。






这个认知让他很不舒服,心有点酸酸的,连带着眼角也有点酸,他摁了摁胸口,发出了一声有点委屈的哼唧。






这声儿算是唤回了赵云澜的魂,他从拉杆上扯下来浴袍,给夜尊草草穿上,接着便是落荒而逃。






夜尊看了看身上有点小的浴袍,最终是忍住了把它脱下来的冲动踏着从浴缸里流出的水,出了浴室,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赵云澜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正放着热播的电视剧,客厅没有开灯,电视的光隐隐的拢在赵云澜的脸上,他发着呆,眼神微愣。






夜尊走过去,紧挨着他坐下。






他也有点手足无措,没人教他如何安慰别人,他的传承里,人永远不是他们讨好的对象。






“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这么段时间,两人谁也没说话,电视机里传来女主的吼叫。






“你听我解释,我是爱你的……”男主回答,引起了夜尊的注意力。






“你就算发脾气,总应该照顾好自己……”赵云澜回神,感觉到肩膀上搭上了件浴袍,电视里男主正为女主披上西服外套。






“你听,那个女人我真的不认识……”台词还在继续 夜尊一板一眼的学着,没有起伏的语调把琼瑶般的台词搞得莫名好笑。






“我们只是在一起吃过饭……是企业的人设计的圈套……”






“噗……”赵云澜忍不住笑了,夜尊回过头,表情有点释然,果然,电视上学的东西,还是很有用。






他这一回头,赵云澜才发现他身上什么也没穿,腿间的物件庞大,服服帖帖的躺在两腿之间。







赵云澜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发痒,接着咳了一声,从沙发上跳下来,两三步窜到柜子前,拿了条内裤,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扽出来件沈巍留下来的大t,他回头看了眼一本正经看着电视剧的夜尊,想了想还是又拿了个大毛毯。






夜尊感到旁边一沉,然后赵云澜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沙发上堆了不少衣服所以空间很小,两人坐在一块,赵云澜开衫下的腿紧挨着夜尊的,滑溜溜的触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夜尊伸手接住赵云澜扔过来的一件小东西,布料不大,方方正正的,他愣是没有研究出来是该套在哪里。






“这个东西……这样分开腿,穿上……”看懂了夜尊脸上几乎化成实质的疑惑,赵云澜给他笔画着,演示着动作。






夜尊听话的往上套。






“很紧,不舒服……”赵云澜看了眼,确实……尺寸不太合适,鼓鼓囊囊的塞满了整个兜部,甚至涨到可以描绘他的形状和筋脉。






夜尊的眼神特别单纯,像是只是在讨论衣服不合身一样,看着赵云澜,微微扭身:“我不舒服……”







赵云澜被盯着一慌,抬手扒下不合适的内裤,可能是动作太粗暴,又或者离得太近,夜尊的分身在他扒掉的一瞬间抬起了脑袋,前列腺液几乎要流进赵云澜的嘴里。






赵云澜喘着粗气,夜尊顺着热气的地方一拱腰,龟头抵在了赵云澜的嘴唇上,液体蹭了他一嘴






似是舒服了,上下耸动着自己的腰部,一下一下的肏着赵云澜的嘴唇。






赵云澜登时愣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