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夜澜】头七⑥


Ⅰ大纲和手稿全在学校,剧情什么的完全记不得了,只能写写别的

Ⅱ这次只有1700左右……短小的我……因为今天沙海完结嘛,所以可能会用这个号发个花邪的文(此号专门用来写些冷cp),大家见谅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赵云澜反射性的捏住了物件的根部,没控制住力道地一使劲,然后就是夜尊的一声呜咽,手里的东西慢慢软了下来。






赵云澜抬头,对上了夜尊带着埋怨的眼神。






“不好意思啊……”赵云澜有点歉意的开口,“我是有点条件反射了……”






夜尊没有回头,冷哼一声用毛毯把自己卷成一个球,就露出一个毛球般的刺挠脑袋,眼儿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







赵云澜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却怕开口又惹怒他,就没再说话,紧挨着他坐了下来。






沙发陷下去的感觉,让夜尊抖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把自己身上的毛毯散开,手腕一使劲,毛毯连着赵云澜的整个人,都被他搂在怀里。






“赵云澜……什么是大人……”他被捂在毛毯里,一会儿,夜尊声音从上面传来。






“大人……”赵云澜勉强露出个脑袋,正好看见眼前电视剧里女主角在接吻时眼神迷离,嘴里嘟囔着“大人”。






赵云澜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夜尊,有点尴尬的拽过来遥控机,摁着按钮换了个台:“这里的大人……算是这个女人对那个男人……的称呼。”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称呼你?”夜尊的眸子里闪着电视机的画面,开口对赵云澜这么说。






赵云澜一愣,好像……他身为昆仑时,就被那时的夜尊成为大人,而万年后的夜尊,依旧沿袭了曾经记忆中的那个叫法。






该说什么呢。赵云澜把毯子往上裹了裹,轻笑了一声。






“行吧……行吧。”






得到满意答复的夜尊把头嗑在赵云澜的肩膀上,曲着身子侧揽着他,带着点不容挣扎的力度。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赵云澜的脖子强行靠在了沙发上,他仰头看着窗外,雨还在下。






电视声音很低,男女主角的台词都被雨点打湿,呜呜呀呀的听不真切,黑暗里电视机的光映着夜尊,有种说不出艳丽,像是聊斋里会吸人妖气的妖怪,嬉笑间刺破你的胸膛。






赵云澜这才想到……这夜尊也是极其不好惹的人,傲气、记仇、妒忌心强烈,几乎是一切负面情绪的结合体,生来就是为了搅乱世界和平。






现在呢,赵云澜冒出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勉强算是两天的相处,让他有些迷茫,甚至于是生出了点奇怪的情绪:他在心疼他。






怎么会这样呢……是什么会让夜尊性情大变,变成了之前的那个模样,性子这么固执的夜尊,不甘落寞的夜尊,连看个电视都要紧紧的环住他,在一见面时,更是带着委屈的调子,追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问他会不会抛弃他。






是什么能让他什么让他宁愿被困石柱千年呢,赵云澜想不明白,可是夜尊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沈巍更不会说,所以这个大概真的会变成个秘密吧。






更何况……按林静的推断,夜尊也不会太长久的维持这个形态……能量消散后,这人,也怕是要回他该去的地方了。






“大人,你们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夜尊摆弄着遥控器,阴差阳错的换到了赵云澜之前看的沙海。







视线里吴邪拉着黎簇,贴在他耳边低声道:“别怕,”伸手拉起了小年轻的手。






夜尊不懂,两个雄性在一起,除非是为了斗争,不会离这么近的,他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异常简单,这个莫名的场景让他莫名有点眼熟。






赵云澜印象里的他和沈巍,应该也会是这么副相互扶持的样子吧,但电视剧中的二人,明明没有关系啊,夜尊这么想着,似乎窗外的水溅进了脑袋里,晃晃悠悠的水声扰乱了他的思绪 。






该怎么说呢,看着明显暧昧氛围的男主们,赵云澜陷入了少见的沉默,良久,他开口:“也不是……或许,这就是兄弟情。”






“可他们没有关系……”夜尊问出了憋在心里的疑惑。






“夜尊,你知道吗,当你心里有了个想要守护的人……大概也会是这样的吧……”






赵云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似是陷入了深思而夜尊又听不懂答案,两人一直没有说话。






“赵云澜?”






“嗯?”






“你有……那个你想守护的人吗……”






“啊……谁知道有没有呢……”赵云澜伸了个懒腰,把被子往上卷了卷:“或许是有吧,毕竟有的人需要我。”






夜尊没说话,知道身边的人传来了均匀的呼吸。自己在赵云澜心里是个什么位置呢,这个问题他固执的攥在胸口,但话到了嘴边又闷了回去。






夜尊看着亮着的电视机,想关掉,可这等高级操作赵云澜没有跟他说,所以他只能使了点能力,电视机屏一黑,烟儿随着声闷响攀上了上方的吊灯,最后消散在了窗边玻璃上的水雾里。






这种事……谁知道呢,明明赵云澜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