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一段话夜澜】快乐




一段时间,他一直混淆了“兴奋”和“快乐”的定义。肾上腺激素分泌带来的精神上的刺激和世人口中的“快乐”在他看来并无区别。





有那么一天,鬼面在某种不知名情绪的操控下,悄悄爬上了床,伸长了胳膊囫囵的抱实了赵云澜,他把头枕在赵云澜的颈窝处,柔软的头发骚动着赵云澜的大腿内侧。肌肤相切的瞬间,奔涌的情感几乎要冲破天灵盖,随着血管在四肢窜游,但最后还是随着血液泵至心脏,在哪儿慢慢涨大,把心窝子撑得满满当当。




鬼面攥紧了胸口,像是知道了那个名为“快乐”的东西。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