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夜澜】头七⑤

Ⅰ  之前断更,是因为进行了大规模的修改,最后我也只能把两章合并,导致这章异常粗长3500+

Ⅱ  说话是清水,还是忍不住写点肉渣

Ⅲ  大家快夸我!!


赵云澜编头发的手艺来自于紧挨着夜尊墓碑的,他的母亲,印象里母亲在父亲快回来时,总是把头发编起来,反手挽上个花儿,抱着尚且年幼的他坐在一桌好饭前。






是在等爸爸么,他总是这么问到,如水的母亲总是揽着他,脸上挂着他看不懂的笑,说着,再等等,就快来了。





等到饭菜香味散尽,窗外圆月升起。





快来了,就快了来了,印象里母亲总是这么说,最后等来等去,等的人命散去,才堪堪算是见了一面。





夜尊敏感的感觉到身后的人有点不对劲,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回了头,看着赵云澜编到一半的辫子。





有想起来了,这人老了,或许就是容易想起往事,赵云澜笑着,接上了手头的动作。





儿时学来的技艺总是会记得很久,就像是雏鸟情节般,触景伤情也是免不了的,可赵云澜所以不同,只是掩盖住了这些,总有人需要保护,总有人会站出来。





人嘛,不是无畏强大的。





手下的触感更像是丝绸,顺滑却根根分明,赵云澜把头发分成三股,手指穿插在头发里,整个画面是有股赏心悦目的味道。






他编得很散,最后的尾儿用红绳绑着,系了个大的蝴蝶结,这时候夜尊正好偏着头看着他,鬓边银发滑落,即使扎着个大红色的蝴蝶结也不感觉土气,反而有种上世纪贵族的既视感,举手投足都是优雅到极致的礼仪。





夜尊看着那个蝴蝶结,晃了晃脑袋,那抹红也跟着在脑后晃,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他本身不会在意审美这种东西,只是看着赵云澜貌似很是喜欢,他伸手抓住编尾儿,看着赵云澜笑得有点傻气:“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赵云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喜欢就好,走,回去了。”





中国人喜欢扎堆,不管是各种节日还是红白丧事,聚在一起吃一顿总是没错的,吃什么怎么吃是不重要的,联络感情才是重点。






夜晚,赵云澜没有带着夜尊下馆子,而是回了家,简单的弄了点小炒,开了瓶啤酒。





夜尊对于吃饭要用筷子这件事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用筷子对于他来说并不难,只是很多此一举,愣是没有听赵云澜的话,伸手扒住了碗,是死活不肯撒手了。





赵云澜看着夜尊耳边卷起的头发上粘着饭粒,气大一出来,快要忍不住对这种熊孩子出手。





“夜尊,我们人,是要用筷子吃饭的……”很久,赵云澜才憋出这么句干巴巴的话。





“我为什么要当人?”夜尊不解,人需要穿衣服,吃饭需要筷子,他们不同,他们穿衣服不是因为那廉价的羞耻心,而是为了更好的隐匿,在关键时候给猎物致命一击,然后独自吧猎物拖到个角落,吸着骨髓饮着血,享受着胜利的快感,这么想着,他加了一句:“当人有什好处吗?”





夜尊天真的话貌似只是在比较自己和人的不同,在他看来,赵云澜是个很聪明的,很博学的人,传承告诉他人是类渺小却睿智的种族,蝼蚁般转瞬即逝的生命,可总有人甘愿为人,赵云澜这话有点接不上来,他停了筷子,抬头看向夜尊。






“你是人?”夜尊又说了一句,眼神微亮,身子往前倾,看着赵云澜的眼睛,像是在确定什么。






没等赵云澜回复,他垂了垂眸子,似是思索:“那我也要当人。”





赵云澜全程不知道说什么,夜尊的想法跨度很大,而且上句不接下句,很难理解他想表达什么,所以赵云澜只能无视,把他当做小孩的自言自语。






“行吧,你想当人我就教你,今天我教你使筷子。”赵云澜把着夜尊的手,对上了夜尊抬起来的眼。






晚饭之后,外面下来了雨,吹着百褶窗帘呼呼作响,树被吹的散落了一地的叶子,飘在地上,随水流卷入下水道口。






雨更大了。






赵云澜收拾完东西,才想起来今天晚上有台风预警,乱了步子跑到客厅。






雨稍进来了,在地板上积了一滩水渍,风张狂的嗷嗷吼叫,夜尊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盯着窗子看,没有一动一下步子,愣是坐在那儿,让雨给他淋个通透,风吹个透心凉。






赵云澜也不知道他每天在研究什么,家里的一切他都很好奇,上到电视空调洗衣机,下到遥控小飞机。






无奈之后,赵云澜只能认命的把人提溜起来,推着人进了浴室。






这个地方,算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赵云澜把灯开开,猛的一下,被晃得有点刺目。






夜尊什么常识都不知道,这洗澡的重任便落到了他的肩头。





赵云澜伸手,夜尊乖乖的抬起胳膊,他算是废了个老劲才把黏在身上的衣服扯下来,这个过程免不了有些肢体接触,赵云澜一面摒弃自己,一面又忍不住摸两把过过瘾。





打开喷头,放水,把人放进去,再打开喷头,整个动作一气合成,赵云澜不禁摸了摸没空刮的胡子,暗想自己有那个幼教的天赋。






浴室里很暖,也异常静,哗啦啦的水声此时显得格外淫糜,赵云澜把洗发水揉进夜尊银白的长发里,夜尊嘴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被撸爽后的惬意。






水流刚好,赵云澜怕夜尊无聊,开口结束这个只适合调情的氛围:“林静检查完时,说你的能量体活动异常,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不知道,”夜尊掬了一捧水,水流顺着指缝留下:“当时,我本沉睡,只是……一下子没有忍住……”






赵云澜笑了,失去记忆的夜尊是很简单的,为什么醒来,为什么跟过来,只是因为感受到了故人的气味吧,这两兄弟间,到底是有心灵感应的。







他这样想着,不禁把话说出了口,结果引来了夜尊激烈的反应:“兄弟情?我和那个所谓的哥哥根本没有这个情感,鬼王的诞生,是用其他亡灵的血铺路的,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我的想法只有一个,”






“就是把手贯穿他的胸膛,看着他被我亲手杀死,”夜尊到后来甚至在水池子里站了起来,笑声甚至把面容都扭曲了起来,“这样的想法,他也有。”赵云澜看着,默不作声,这样的夜尊,终于有了以前的样子。






赵云澜不怀疑他,甚至可以理解并尊重他们的价值观,互相残杀这个词,大概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






正因为是同类,才更应该互相厮杀,为了领地,水源,猎物,最后的胜出者,也也终会被拧掉头颅,被杀死被风干,被最终埋在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所以,沈巍始终不提,遇见昆仑之前,他的经历、他的生活。






“赵云澜?”夜尊歪了歪脑袋,自刚才开始,赵云澜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迟钝如他也隐隐感受到了眼前的人有点不对劲,可他又不懂人情 不明白为什么赵云澜会这样,会露出几乎接近于难过的表情。






直觉告诉他,赵云澜是在想他那个所谓的哥哥。






这个认知让他很不舒服,心有点酸酸的,连带着眼角也有点酸,他摁了摁胸口,发出了一声有点委屈的哼唧。






这声儿算是唤回了赵云澜的魂,他从拉杆上扯下来浴袍,给夜尊草草穿上,接着便是落荒而逃。






夜尊看了看身上有点小的浴袍,最终是忍住了把它脱下来的冲动踏着从浴缸里流出的水,出了浴室,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赵云澜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正放着热播的电视剧,客厅没有开灯,电视的光隐隐的拢在赵云澜的脸上,他发着呆,眼神微愣。






夜尊走过去,紧挨着他坐下。






他也有点手足无措,没人教他如何安慰别人,他的传承里,人永远不是他们讨好的对象。






“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这么段时间,两人谁也没说话,电视机里传来女主的吼叫。






“你听我解释,我是爱你的……”男主回答,引起了夜尊的注意力。






“你就算发脾气,总应该照顾好自己……”赵云澜回神,感觉到肩膀上搭上了件浴袍,电视里男主正为女主披上西服外套。






“你听,那个女人我真的不认识……”台词还在继续 夜尊一板一眼的学着,没有起伏的语调把琼瑶般的台词搞得莫名好笑。






“我们只是在一起吃过饭……是企业的人设计的圈套……”






“噗……”赵云澜忍不住笑了,夜尊回过头,表情有点释然,果然,电视上学的东西,还是很有用。






他这一回头,赵云澜才发现他身上什么也没穿,腿间的物件庞大,服服帖帖的躺在两腿之间。







赵云澜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发痒,接着咳了一声,从沙发上跳下来,两三步窜到柜子前,拿了条内裤,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扽出来件沈巍留下来的大t,他回头看了眼一本正经看着电视剧的夜尊,想了想还是又拿了个大毛毯。






夜尊感到旁边一沉,然后赵云澜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沙发上堆了不少衣服所以空间很小,两人坐在一块,赵云澜开衫下的腿紧挨着夜尊的,滑溜溜的触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夜尊伸手接住赵云澜扔过来的一件小东西,布料不大,方方正正的,他愣是没有研究出来是该套在哪里。






“这个东西……这样分开腿,穿上……”看懂了夜尊脸上几乎化成实质的疑惑,赵云澜给他笔画着,演示着动作。






夜尊听话的往上套。






“很紧,不舒服……”赵云澜看了眼,确实……尺寸不太合适,鼓鼓囊囊的塞满了整个兜部,甚至涨到可以描绘他的形状和筋脉。






夜尊的眼神特别单纯,像是只是在讨论衣服不合身一样,看着赵云澜,微微扭身:“我不舒服……”







赵云澜被盯着一慌,抬手扒下不合适的内裤,可能是动作太粗暴,又或者离得太近,夜尊的分身在他扒掉的一瞬间抬起了脑袋,前列腺液几乎要流进赵云澜的嘴里。






赵云澜喘着粗气,夜尊顺着热气的地方一拱腰,龟头抵在了赵云澜的嘴唇上,液体蹭了他一嘴






似是舒服了,上下耸动着自己的腰部,一下一下的肏着赵云澜的嘴唇。






赵云澜登时愣在那儿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