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热爱冷cp,不定期自给自足产粮

【夜澜】头七④

Ⅰ  这章的情节比较多√,3000字的补偿奉上

Ⅱ 宝贝的摸头发已经安排上了,顺带着麻花辫面面作为福利哎嘿x

Ⅲ  是实话,作业没写完,所以更新最近可能会慢点,理科生伤不起(:3▓▒,文笔确实拙劣






周末的商场,就像是春运的火车站一样,人满为患。





夜尊的那一身只能用来吓唬人衣服,不太适合出现在这儿,所以他不顾夜尊的反抗,硬是把人摁了回了地里去。





天知道他是有多久没有来这个地方,自己平时穿的衣服也不过这么两件,脏了就换另一件,来来回回,懒得出门逛街也懒得买衣服打扮自己。





“先生,你看看,这是我们新上的秋款,米白色的风衣很适合现在这个季节穿,也算是我们牌子的经典款。”





“九分裤现在也比较流行,配上小皮鞋确实很适合您这样的年轻人。”





“当然,如果您更偏爱正装的话,请跟我往这里走……”





所以现在赵云澜被店员领着到处乱转,平时利索的嘴皮子到了这里一点没排上用场,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了更衣室里,自己的手里已经能被塞上了好几件不同款式的衣服。





面前的夜尊也从影子里出来了,听话的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这夜尊失了记忆后,智商掉线不说,连正常的穿衣功能都没点亮,看着连衣服前后都分不清、头都不知道往哪套的鬼王,他只能叹了口气帮着这个少爷穿衣服。





虽然夜尊现在眼神懵懂,愣愣的抬手等着赵云澜给他往上套衣服,可他的身体仍是成年的模样,肌肉不是很明显确是纹理分明,皮肤由于长期掩在白袍之下,成了不见天日的白,却被肌肉显得有种紧绷的压迫感。





赵云澜看着这鲜活的肉体,很没出息的咽了口水,又怕夜尊发现他的异样,低着头,为他扣着小马甲上带着金色花纹的口子。





“行了……”赵云澜抬头,正好对上夜尊欣喜的眼神,他像个得到好看连衣裙的姑娘似的,冲着镜子转着身体比划着,目光却是停留在镜子里赵云澜的脸上。







被夜尊盯着,他又想着自己刚才的表现,赵云澜咳了一声,默默唾弃了一遍自己对着孩子下手,有点心虚地开口:“很好看很好看……咱们出去吧 。”





这也是神奇,他懒到自己的衣服都不想穿,这辈子竟然还有伺候人穿衣服的时候。





比赵云澜更不自在的,是店员,他怎么知道刚刚一个人进去的出来就成了两个人,但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他还是稳下来心态,励志要宰一顿这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gay气组合。





“行,不错,就这么穿着吧。”那边的赵云澜不知情,退后了两步,手里抱着换下来的衣服,问胡思乱想的店员要了个袋子,装好了。





“这位先生,要不要试一试这些?”逮到机会,店员开口,拿下了货架上刚挂上去不久的衣服,当然,这些个衣服虽然款式风格各不相同,但总归是有一个共同点——价格更是高的离谱,而且不带打折的。





赵云澜自觉邋遢惯了,也不用穿这么正式的衣服,虽然现在他也勉强算是个有钱人,可看这后面跟着的数不清的零,还是觉得十分肉疼,可回头对上夜尊的眼神,赵云澜总觉得在里面看出了点期待的意思,腿颤颤悠悠的,像被黏住了步子,那回去的话到了嘴边又被囫囵的咽了下去。





“行吧……行吧……”赵云澜拿住衣服,进试衣间的一瞬间把跟在后面的夜尊关在了门外。





在赵云澜眼里,到时没看出手里这几件花里胡哨衣服本质上有什么区别,穿上去除了好看点,也没太大用处。





可是吧,当他看到外面夜尊安静地坐在哪,看到他便猛的抬高脑袋,眼神发亮地盯着他时,他有觉得一切都值了。





“好看吗?”





“好看!”





“那先生试试这几件……?”





“这件好看吗?”





“好看!”





总而言之,不管试多少件衣服,夜尊的答案总是“好看”,却不是带点敷衍的态度,是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深处黑暗的人见到了最后一丝光,懵懂的孩子抓紧了手中的玩具。





赵云澜总是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他想着,抱着衣服进了门,而门外的夜尊便一眨不眨的死死的盯着那扇门,像万年前般,等着那那个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看见他,笑着问他:





“好看吗?”






他会回上一句,“好看!”夜尊不知道的是,这个场景,他曾经梦了万年。





他等待着,等待着那扇小门的开启,等待有个人会向万年前的深处黑暗他伸出手,说咱们回家。








“这件吧,那几件也包起来。”他算是明白了,这夜尊说好看的哪里是衣服啊,赵云澜摸上自己的脸,倒也不觉得哪里称得上夜尊对他百般喜爱,最后只能随便点了几件衣服,当做换洗的给夜尊备着,问好付款的地方,便拉着小尾巴出了门。




超市在商场的正下方,去的路上需要做电梯,可夜尊看到电梯,死活不肯进去,顶着旁人诧异的目光,他只能认命去爬楼梯。





两个好看的男的在一起,回头率总是很高的,尤其是其中一个留着长到小腿的银色头发,伸手抱着另一个男的的时候。





感觉到夜尊的又抱了上来,银白的发丝在他的鼻尖打转,他只能伸手回抱着,想让夜尊松松手。





硬的不行,来软的。





可是夜尊感受到肩膀的温度,反而有点受宠弱惊,露出了染上惊喜的文眼睛,把他抱的更紧了,是揉进骨子的力气。





旁边的相机声好像越来越响了。





挣扎失败的赵云澜只能拖着这个孩子去个人少的地方,同时暗暗烦死以后千万不能让夜尊再听到相机快门声,这反应有点大啊。





赵云澜推着个车子在超市里兜兜转,总算是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反而来到了片儿童区。






架子上满是那种儿童的玩具,手边是女孩的小发饰。






赵云澜心一动,伸手拿下了那个艳红色的头绳发饰。





说是头绳,真的就是个头绳,什么外加装饰都没有,只是模样奇怪了点,是那种他小时候需要绑的那一种,可能是因为这种头绳已经被时代淘汰,所以现在单根的落在这,落了个无人问津的下场。






夜尊凑上来看着这跟头绳,左思右想是没搞明白是用来干什么的,他抬头看了看赵云澜的手腕,恍然大悟般的,用着绳把赵云澜的文手绑了起来。





“夜尊,这个绳不是这么用的,”赵云澜回过神来,被绑了个正着,但越是挣扎,系的是越紧。





夜尊在一旁看着,潜意识下,他用的是绑猎物的系法,赵云澜的声音忽高忽低,让他一点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他被自己着个反应下了一跳,像个受惊了的鸟,扑腾着翅膀,下意识的跑了出去。






“哎……夜尊……不好意思借过……”人跑了,赵云澜第一反应是上前追,熙熙攘攘的人群阻碍了他的动作,很快夜尊便消失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先生……”赵云澜低头,扫码的看了他的手腕一眼,低下了头又专心工作。





“夜尊……跑什么?”他是在楼梯口找到夜尊的,一个那么大的人蹲在了地上,衣摆拖在积灰的台阶上,扫落了一地灰尘。





“我……”看见他,夜尊第一次见到他没有扑上来,而是抱着胳膊缩的更远,抬头,又飞快地低下。






“怎么了?是不愿意出来?”赵云澜看着他这副样子,却也是无奈,只能像个知心大哥哥一般,开导着。





“我刚刚……想吃了你……”夜尊眼神里闪过了挣扎,“可我喜欢你,又不想吃掉你。”





这话说的着实吓人,赵云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夜尊在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了,自己当时不是想吃掉赵云澜,而是有了人的欲望,想把自己喜欢的人拆吃入腹,可现在的他尚且懵懂,分不清喜欢猎物的兴奋和肾上腺激素分泌带来的的刺激有什么不同。





两个人陷入了僵局。






“夜尊,这样,你先把我解开……”赵云澜往上抬了抬胳膊,红色的绳死死的系在上面。





夜尊忍着咽口水的冲动解着扣,在手腕自由的瞬间,赵云澜手指搭在了夜尊的头发上,从头顶顺着曲线往下,浅浅地把指头没在阳光晕染下的银海里,然后捞起落在地上沾了灰的头发,攥在手里,让它自由顺着指缝滑下,落回地上,摊开了一地月光。





夜尊有点战栗,楼梯的窗口打进来一缕光,映在他有点发抖的睫毛。





如果世界上有天使,那一定是现在这般模样。赵云澜看得一松手,银发便顺着耳边耷拉下来,在阳光里翻动着身体,折射出银白的神话色彩。






这一瞬间,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喉咙也有点发痒





“我帮你……把头发编起来吧。”时间被凝滞在夜尊的眉眼里,赵云澜听见自己这样说到。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