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夜澜】头七②


Ⅰ  前文戳头像,夜澜only









这算是个什么事情?可惜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于是事情演变成了一人和一起死回生的人面对面尬坐着,床铺熟悉的柔软反而让赵云澜有点不知所措。





这打开方式有点不对哦,面对联合自己亲哥把自己搞死的仇人,现在就是夜尊跳起来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摁在墙上,或者是像个宣传头子一样给他再洗一遍脑,甚至是披头盖脸不符合他性格的骂他一顿,赵云澜觉得自己都可以接受,可……这……这……





赵云澜被迫终止了他的夏威夷vip的享受待遇,现在裹着一件浴巾,离着夜尊八丈远。





夜尊除了一开始的慌张,现在的脸就跟张照片一样,连表情都不带变化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老祖宗的话赵云澜一直是坚守在心底儿的,所以飞快地瞟了一眼夜尊后,他不带丁点犹豫的就把黑能量枪给握在了手里。





自始至终,夜尊的眼神跟条蛇一样,滑溜溜地黏在他身上,他移一下眼神就紧跟上去,看见黑能量枪也没什么反应。





不是智障就是失忆……赵云澜习惯性往怀里一揣枪,身上一疼手一滑,那枪“啪嗒”一声就掉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





那夜尊还是看着他,看的赵云澜老脸一红,有种在小孩子耍帅失败的感觉,他尴尬的咳了一声,问他:“那个……你还知道你是谁吗?”





摇头。





“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记得你哥哥吗?”





依旧摇头。





“那你记得我是谁吗?”





摇头三连。





这小祖宗摇头摇的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一副完全不知道你再说什么的表情。





“那行,我换个问题,你是怎么来到我这的,又想干什么。”





赵云澜审问起来人那是与平常性格大不相同,终于带上了点与他特调处处长头衔相符的气势,这次夜尊没有再摇头了,只是涨红了一张脸,仰着个脑袋飞快看了他一眼,接着又跟个鸵鸟一样低了下去,说什么不肯再抬头了。





嘚,这这次真没辙了,赵云澜瞅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面无表情拨了个电话。






“喂,沈巍,嗯……你弟在我这,不是……复活了,真的惊悚,大晚上吓我一跳……哎,行,你来一趟吧。”





“叮咚。”这边话音没落,那边门先响起来了,他马上趿着拖鞋前去开门,“行了,我去开门了……”





所以,现在是三脸懵逼的情况了。





“事情就是这样,你弟啊,怕不是失忆了……”赵云澜习惯性的摸出棒棒糖含在嘴里,咂么着糖滋味开口,“而且,最重要的是,貌似还不会说话了,这可是个问题,这一问三不知啊,不是摇头就是脸红,跟个小孩心性般,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点什么。”





沈巍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看着夜尊脸上还没消去的热度。





“最主要的事,他要是失忆了,第一个不该找你吗,找我算个什么事?”赵云澜越说越感觉奇怪,“而且吧,虽然我是个标准的无神论者,可……我总觉得吧,你弟怕不是个鬼……”





沈巍放下茶杯一抬手,示意打断了他的话,“他是灵体状态没有错,至于他为什么会来你这这件事情得慢慢思考,但这已经不早了……这样吧,”沈巍拍板,“我先把他带回去,明天早上特调处集合,我们再处理这件事。”





“行,没问题……”赵云澜点了点头,紧接着看着沈巍向夜尊伸手,夜尊对他像一反常态的爱答不理,就在他的手要碰上夜尊的时候,夜尊终于换了换表情,跟玩魔术一般消失在了他俩的眼皮子底下。





夜晚风大,吹得猫咪样式的窗帘呼啦呼啦地响,把它卷在风里,强行拉出了它原本该在的地方。





赵云澜感到一点寒意,紧接着自己就被拥在了一个温凉的怀抱里,发丝蹭在脖颈,像只大狗一样把赵云澜囫囵的抱牢了。






现在不用找人在那里了,赵云澜有点怕痒,微微地拉一开了点距离,但这大型毛绒玩具很快又黏了上来,发丝把俩人见的缝隙填的满满当当的。





这样子,那像是有杀伤力的样子,沈巍看了一眼顺势收回手,眼神乱瞟:“那个,要不他就在这吧,应该不会有太大威胁。”





现在赵云澜胳膊都被死死扣住,他只能给忧愁的哥哥一个了解的眼神。





接到眼神的沈巍咳了一声出了门,然后一会就响起了隔壁门开的声音。





赵云澜还没松一口气,便被夜尊强行拖到了床上,一副大家一起睡明天还要早起的样子。





“别……等会儿,行,行,睡……”反抗无效的他只能顺势关上灯,黑暗显得今晚的月光反常的亮,照亮了床上堪称挺尸状态的赵云澜。






窗外蝉在叫,窗内人死掉,赵云澜现在手都没地方摆,只能用眼神示意,希望这个熊孩子明白自己的意思。





所幸夜尊只是失忆不是智障,感受到束缚自己的力气松掉了之后,他长舒一口气,反手摸上夜尊柔顺的头发,哄一般的说到:“行吧,睡了。”





夜尊眨着一双在在黑夜里发亮的眼睛,听话的帮他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然后抓住被角,像个小袋鼠似的,闭上了眼睛。





今儿这事真的是始料未及,赵云澜也是累了,随即也闭了眼。





夜深,窗外的黑色把整个房间淹没,只有人们梦里还有着花园里鲜花一样的浪漫色彩。





赵云澜睡熟后,夜尊悄悄地张开了一只眼,不着痕迹地往他的方向蹭了蹭。





赵云澜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只有手臂露在外面,夜尊试图把自己整个人塞到他的怀了,可一段时间后他可能也发现了自己的体型想实现这个确实有点难度,只好委屈的撇了撇嘴,伸手把赵云澜拉进怀里,整个人扣在他的身上,银发几乎盖住了赵云澜的整个身体,挠到了他翘起来的脚心。





夜尊对这个姿势甚是喜欢,只是抱着他,自己从内心就渗出来一下不知名的情绪,几乎漫到了嘴角,在那里拉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他用下巴摩挲着赵云澜的发顶,慢慢的闭上了眼。





这是算是他们的第一夜。





人心情好的时候,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比如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儿,路过小区门口的洒水车重复着不变的音乐,还有自己抱在怀里的人。





作为鬼,他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完成“睡觉”这件对他来说没怎么有意义的事,可怀里的温暖让他不用离去,连骨子里都被捂热了,将他变成了一只冬天的猫,围着烤炉拥着一只玩偶。






夜尊也像猫般,整个人蹭着他,嘴里发出点不知意义的音节。





大庆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场面。





一个长得跟死去了的夜尊一样的奇怪生物比自己更像猫,在自己这个真猫面前蹭着自己万年不变的铲屎官。





大庆表示自己还是只小猫咪,接受不了这个灵异事件,然后“啪”的一声把门带上,相信重新打开一切都会不同。





“你个死猫,进来那么大声音干什么……”再次开门时唯一的不同是被抱的那个人醒来了,眼睛还没睁开就脱口一句亲切问候。





或者是感到吵了,赵云澜习惯性的往被子里拱了两拱,然后鼻子就蹭上了温凉的胸膛。





“……早”现在好了,大家都醒了,赵云澜看了一眼的和夜尊的姿势,又看着愣在门口的大庆,脑子里转过万千话语:你别误会,这个不是夜尊了,我们这么睡是有原因的……于是千言万语化成一句,早。





“早……赵大处长,沈教授叫我来叫你,说让你别忘记了这昨天他给你说的。”






“行吧大庆,”赵云澜扒拉下缠在自己腿上的头发,穿着衣服对始终没有近家门的大庆说:“我一会就过去。”





“然后由于你吵到了我,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





“……”面对大庆,赵云澜丝毫没有半点愧怍,一切整理完毕后,时间其实才过去了十分钟左右。





紧接着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





“你……怎么走?”






阳光被百叶窗分割,一小柱光打在了赵云澜蹩起的眉角上。





话语落下,夜尊就在他的眼前,融进了他的影子里。





今天收到的惊吓比以往都多,赵云澜连句“卧槽”都懒得说了,拉开门走了出去。





只是吧,这以往都是一个人,今天呢,又多了一个。





他背对着阳光低头,他的影子的轮廓已经变为了另一个人的形状。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