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热爱冷cp,不定期自给自足产粮

【鬼面x赵云澜】天使面x恶魔澜

Ⅰ 设定不必深究,只是为了迎合这个我觉得很好吃的梗
Ⅱ 上下完结,上是介绍,下是辆三轮小破车
Ⅲ 冷cp真的只能自割腿肉,轻喷
Ⅳ 全场用“昆仑”称呼,因为我觉得一个恶魔叫赵云澜让我hin出戏,这两个是一个人没错的
Ⅴ 如果可以,请↓


“这是什么?你们给我送来了一个天使?”

鬼面缩在笼子的一角,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哎,不是,这个真的是沈嵬的兄弟?”声音突然拔高,像是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喂,别开玩笑了,这个天使,翅膀都是残缺的啊”

天使的翅膀与恶魔的翅膀同理,是实力的证明,他与沈嵬不同,他的翅膀因为长期不同人的奴役,驱使而变得残缺不堪,也只剩下尾巴根的一点皮肉委委屈屈的连着白色的翅膀,像只失了势的蝴蝶,所以笼外人的反应也是见怪不怪了,可这样的评价,终是让鬼面感到很不舒服,好像他的存在,蔑了沈嵬天使长的光芒。

但也确实如此,天界有谁不知道,沈嵬有一个不会飞的天使弟弟,这也算是终年不变的茶余饭话。

“喂喂,小子,醒着吗?”笼外人毫不温柔的踢笼子声拉回了他的神智,鬼面的抬起因低头太久而僵硬的头,顺着掀起黑布一角而射入的熹微光芒看去,是一张年轻又有活力的脸,高挺的鼻梁刀削般的脸,以及头上不属于天使的黑色犄角。

恶魔……昆仑,鬼面定睛看了一会,几乎是一瞬间,鬼面就确认了来人的身份。

“不是吧,”昆仑在笼子旁屈腿蹲着,手指一下又一下的磕在笼子的柱子上看见鬼面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他有点疑惑问了问旁边的大庆:“这小子是没见过恶魔吗,还是我长得太惊为天人了?”

不是……不是,鬼面在心里默念道,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点可以让他买下自己,所以他像自己以前学习到的那样匍匐上前,银色的头发松松散散地垂在胸前,遮住他略显稚嫩的身子,他在昆仑说话间张口含住了他的手指,用舌头轻微舔舐着指甲缝,囫囵的将整个指节含了进去,恶魔指节的凸起在鬼面的嘴里撑起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口水顺着脖子流到了笼子下底,形成了一摊水渍

“卧槽!”还没等鬼面回忆起下一步该怎么做,回过神来的昆仑先一步撤回了手,而一旁的大庆更是吓到整个人静止。

鬼面是从两界的灰色地带带回来的,那个地方不归任何一方管,所以这种事情两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谁能知道鬼面被教育了什么。

他的哥哥是高高在上的天使长,而弟弟却不为人知在灰色地带做着伺候人的事儿,昆仑收回了手,满脸复杂的看着鬼面,而鬼面也楞楞地看着他,或许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得不到出笼子的优待,明明原来这么做,客人总会把他放出来,让他可以吃吃东西,甚至可以出去看看散落在灰色地带久违的阳光。

可能是做的还不够?鬼面自我反思,手指搭上了腰间唯一的一块布,却被一双手制止了动作。

他有些疑惑,再次抬头看着阴影下的昆仑。

昆仑看见了他眼中的懵懂,心间更是如针扎一般,他伸手抚上了鬼面的头,顺着脊背的发丝滑下来,然后他把一撮银发攥在手心,让发丝顺着指缝滑下

这种待遇鬼面从未有过,他感受着脊背的温暖,一点一点地渗透到了皮肤里,不禁弓着腰背,渴望得到更多。

“以后……你就留在我这里吧,”昆仑这样说到,声音不似以往清亮,他像是怕鬼面听不懂,又补充了一句:“留在昆仑殿,不用再回去了”

回应他的,是掌心鬼面的热度,带着感激一般的吻落在了掌心。

自此 ,恶魔首领昆仑的昆仑殿,千年以来,迎来了第一位天使

评论(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