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巍澜】看快乐星球这个结尾时,我想干点什么(完善剧版结尾)

$脑洞来源于微博上一个大大的猜测,我感到心肌梗塞所以只能写出来让你们也梗塞一下
$勉强正剧向,不喜轻点右上角红叉叉
$ooc是我的,人物是p大的
$如果以上都可以,那么↓,

“你来了,”沈巍听见了赵云澜的脚步,却是没有回头。

他已经猜到了,镇魂灯没灯芯,总会有人去做那个大英雄。

可他偏偏,就偏偏不想让赵云澜去做这个英雄,自己守护过的世界,他只想说:世界塌了便是塌了,几万年后宇宙终会形成另一个世界的。可他已经不是小鬼王了,不能在任性了,沈巍攥了攥衣角,把西装昂贵的料子揉成一团。

赵云澜没有说话,他只是看了看沈巍,看着黑袍使发抖的脊背,叹了口气,多多少少带着点宽慰和疼痛:“要走了,”来世不见。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这话对着沈巍这么说,终究是太残忍的。黑袍使的战栗好像只是他的一个错觉,不会儿,沈巍恢复了挺拔如松的站姿:“任何生命,都会消散……”这句话像是对着赵云澜说,又像是对着自己说,赵云澜站在那里,甚至说不出一点点安慰的话,他怕自己开口,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人样,“至少,我们的选择,很有意义。”后面这句话的声音小了很多,沈巍回头,看着赵云澜,说着这么大义凛然的话,却是眼眶通红,有了点万年前小鬼王的影子,像苦苦找不到摸不到昆仑的一个可怜的孩子。

赵云澜觉得,沈巍快要哭出来了。


我们赌一赌,”很久,沈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赌什么?”赵云澜问他,心里却又一个声音要他不要再问下去。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了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面的。”沈巍死死的盯着他,带着鬼王骨子里的固扭和偏执,一字、一顿地说。
这次,赵云澜连安慰都做不到了,来世,他赵云澜怎么可能还有来世?他,灵魂被禁锢在了镇魂灯里,死去活来无数次,遭受比烈焰灼伤强千万倍,持续千万倍的痛苦,所以,只要地星还有阳光,还被镇魂灯的光芒笼罩,他就不死不灭,带着记忆、以镇魂灯的形式永存。
这个道理,沈巍怎么会不懂呢?赵云澜抬头,沈巍盯着他,与一万年前分离时,小鬼王的目光如出一辙。

“好,”赵云澜听见自己这么说,眼前的人,像是得到了个承诺一般,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努力地,咧出了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

“我走了。”赵云澜往后退着步子,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不走,等到过会让他注视着沈巍离开,他根本做不到。

沈巍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只能看着他,看着赵云澜拢在了一片光芒中,一点一点地消失,从头,到脚,与赵云澜一起消失的,还有有关他的记忆,万年前的相遇万年后的重逢,都被强硬的消散消散在了光芒中。

“不、不……”沈巍试图挽留最后一点记忆,可万能的黑袍使此时只是一个无力的人,他走马灯般看着回忆抹去,泪水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残忍如天,这点记忆,都不肯给他留下,这点幻想,也不肯给他留下,最后,沈巍手里的记忆也被强行剥离,然后,他的身影随之消失。
自此,世间再无赵云澜。

















地星和海星分离的百年后。

“沈巍,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给予我们地星光亮的镇魂灯,”导师这么对沈巍说,他每年都会带领地星大学(学习海星建的)最出色的一批学生参观四圣器,而今年,沈巍理所应得的获得了这个荣誉。

沈巍头一次忽视了他导师的话,痴楞楞地,像被吸住魂了一般往前走着,镇魂灯的灯芯一跳一跳,像个生命般,让他忍不住伸手攀上了镇魂灯的灯壁。

“赵云澜……”他情不自禁的念出了这个名字,可接着又是一愣……谁又是赵云澜?

没有人回应他,只有镇魂灯散发着不灭的火光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