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鸽王

【一段话夜澜/微巍澜】自投罗网




夜尊不知道在窗前站了多久。






风刮过窗帘,摆动的角儿划开了一水晚霞。






动手的一瞬间,心里竟然是舍不得的,夜尊的阴影被浓墨重彩的勾勒在地上,下一秒,他运着黑能量,向赵云澜打去。






“沈巍?”趴在床上的赵云澜被阴影笼罩,咂么着嘴睁开了眼,看着卸了面具的鬼面下意识喊到,似是确认般迷迷瞪瞪地看着他,对了半天的焦。






“沈巍。”用浆糊般的脑子确认了结果,是笃定的语气,夜尊还未开口,下一秒连衣服带人整个鬼被凶残地卷进了被子里,赵云澜拽着他不撒手,相当熟练的枕上了他的胳膊,调到了最舒服的位置。






他手上的黑能量,不知在什么时候,又一次收了回去。






赵云澜贴的极近,呼出的热气打在了他冰凉的脖子上,温热的身躯贴着他,似是没感到爱人的怀抱,哼唧哼唧的往前拱了拱。






几乎是下意识的,夜尊跟个被非礼的古代女子般大幅度往后仰了一气,半个身子悬空着,一动不动的活脱脱地像个僵尸,直挺挺的躺着,看着怀里的赵云澜,不敢动了。






大名鼎鼎的赵处长,在自己哥哥前,竟是这样地不设防。看着赵云澜从被子里伸出手,把自己往怀里带了带时,夜尊不知道是那跟筋打错了,生出了这个酸溜溜的想法,这个认识让他心里腾升了一股子连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脑子似乎是被人类的温度暖化了,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思考的结果,是他几乎跟个小孩子般赌气地抱上了赵云澜的腰。






看啊,只要自己轻轻动一动手指,一切事情就都可以解决了,那时候,沈巍的表情,恐怕会是万分精彩。话是这么说,可搭在赵云澜脖子上的手指头也跟着脑子倒了戈,颤悠悠的不听使唤,黑能量也跟熄了火一般,勉勉强强发出的一丝,也只能让赵云澜略微冷了一下。






“别闹……明天早起呢……”或许是感到不舒服了,赵云澜下意识的掉了他的手,可能连带着拍掉的,还有好不容易凝起的确定。






算了……还有明天……不是吗?夜尊这样想着,身体却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任由赵云澜蹭上他的胸膛,把他身上蹭上了点人的味道。











“喀嚓。”






夜尊醒来,任由黑能量枪抵在他的额头上。






“赵云澜,特调处办案。”

评论(4)

热度(65)